温州还发生了於其一双规期间死亡的事情

温州还发生了於其一双规期间死亡的事情

2018-01-06 12:39

他声称交待了三四十万元的经济问题。按照他对南都记者的说法,这些多数是编的,纪委不可能找到当事人进一步调查。

根据他的说法,纪委人员让他自己考虑,把任职以来的情况都写一下。这让他感到为难。

逃跑近一个月后,法官张春生辗转多地去了北方,他住在不需要登记身份证的小旅馆里,几十元钱就可以过一晚。等到早上,他很早就出门了,坐着公交车在城市里乱转。到晚上七八点钟,他再找一家浴池,洗漱、睡觉。年关将至,张春生依旧沿袭着他的逃跑风格:在一个城市只停留很短的时间,基本不坐火车和飞机,不停更换手机号码。焦急地等待着蒙城县的消息,希望事情能很快有个结果。去年12月24日早晨,张春生从蒙城县纪委的双规室里跑了出来,开始了他口中的逃亡生活。

合肥之行没能改变他被调查的命运。因为担心被人说成是畏罪潜逃,当晚他回到蒙城,第二天一早就去法院见了领导,表示愿意到纪委接受调查。

张春生认为自己没什么问题,顶多是违纪。法院的领导示意他安心,让他向组织如实交待。来到纪委大院后,蒙城县纪委书记孙同林在办公室里见到了张。

张春生1988年毕业于安徽省司法学校,被分配到了法院系统,他先是担任蒙城县法院的书记员,1994年成为助理审判员,1995年负责房地产审判庭的工作,等到1997年法院的执行庭庭长出问题后,他1999年被正式任命为执行庭的庭长。

在法院系统浸淫多年后,他提出退出执行庭的工作,现在成为审委会委员,工会主席。

摄像头对准着他。纪委的办案人员把一支笔和纸放在他的桌子上,要求他坐在凳子上,不许乱动。

这一天是2013年12月17日。张春生告诉南都记者,他听说过双规期间一些干部的遭遇,其中包括他认识的前同事。去年,温州还发生了於其一双规期间死亡的事情。当纪委要求张春生去接受调查时,他感觉到了紧张。

不管怎样,张的行为使他本人和蒙城县纪委陷入到微妙的处境之中: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移交检察院立案,蒙城官方没法对张进行追逃。对于张春生来讲,在法律上他是个自由人,但他不得不选择逃跑,回到蒙城就意味着要重新接受纪委调查。

张春生回忆,办案人员分为4组,每组两人,24小时几乎不间断对他进行问话。看守的人员8人,也同样交替轮班。问话的方式基本类似:先上政治课,然后让他交待问题。

蒙城县的双规地点设在纪委的院内,进入大院后,右侧一排楼房的一楼走廊里隔出一道铁门,上面贴着字条:非工作人员禁止入内。

张春生是安徽省蒙城县人民法院的一名法官,审判委员会委员。去年12月,蒙城县纪委对他展开了调查。他声称自己被关在双规室里6天,纪委办案人员要求他交待材料。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威胁,精神很紧张,担心遭遇更严厉的情况,才有了上述的逃跑举动。不过蒙城县纪委既不认为对张春生实施了双规,也不认为他逃跑,官方使用的措辞是擅自出走。

多年的法院执行庭期间的经历,让他经手不少案子。这些案子成为纪委关注的焦点。

张春生被带进铁门,里面还有一道铁门,然后他进入写着双规室字样的屋子。他回忆称房间很小,不足10平方米。墙上包裹着海绵,地上摆放着一张石凳和一张长方形桌子。里面没有床,有一个洗手间。

接到蒙城县纪委找他谈话的通知后,张春生没有在指定的时间赶到纪委,他先去了一趟省会合肥,目的是去找关系,希望能托人说情。

孙同林向南都记者证实,他要张春生有什么问题交待什么问题。张春生也回忆,孙要他实事求是,争取宽大处理。

张春生说,在调查期间办案人员不停让他写材料。他写了一些材料后,被要求交待更多内容。轮流问话使他不能睡觉,也不许随便乱动,坚持了几天后,他觉得自己没有正常的思维了,只能按照要求反反复复写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