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回到工作地

并回到工作地

2017-09-06 04:32

一位政法系统知情人士称,按常理核查用不了这么久,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警方也充满纠结。因为如果出现真凶,就意味着错案出现。当年公检法办案人员肯定要有人被问责。

昨日下午,朱又平告诉记者,省高院工作人员已告知他们,再审可能在一个月后进行。

当初证据要求不高,才会出现错案。项生源辩护律师童斌提出,部分证指控项生源故意杀人罪的证据还存在瑕疵,不能采信。因此不构成故意杀人罪,而是应在故意伤害致死基础上定罪。

被抓当晚项生源向警察交代了18年前的事情。他以为这个事情很小,他从未告诉任何人,也没有想到过徐会死亡。

当车行至杭州市萧山区农垦一场16队四号桥南机耕路时,项生源借故下车,从路边捡起一石块随身携带。上车后,两人再次争吵。项生源即用石块击打被害人头面部,又掐颈、捂嘴,并将被害人拖出车外弃于路边,致其死亡。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项生源因琐事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依法严惩。项生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在项生源将徐从副驾驶一侧往外拖时,徐的两脚又开始乱踢。项生源回忆,车子的前挡风玻璃可能就是踢破的。项生源说,他把徐从车上拖下来时,徐还跟他说,别把她丢在这里。

决定书说,判决执行期间,本院院长发现原判决确有错误,对本案进行复查。浙江省高院决定,陈建阳、田伟冬、王建平、朱又平、田孝平抢劫盗窃一案由浙江省高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再审期间不停止原判决的执行。

该知情人称,对当年公检法办案人员的错案问责可能会在五青年案件再审后进行,迟早都要来的。

出庭的项生源已头发花白,他说18年来,从未打听过徐彩华的下落。直到去年12月被抓时,他也没想到会与当年的事情有关。

庭审刑事部分用了4个小时,质证环节公诉方提供了8组证据。指纹和一些证据瑕疵成了控辩双方辩论焦点。

项生源说,1995年3月20日,接近中午,他搭乘女司机徐彩华的夏利车回家。回家途中,因为走错路加车费问题两人发生争吵。

受害人徐彩华的丈夫徐祥华等亲属到庭,并委托律师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69万元、子女抚养费22万,加上精神损害赔偿等共105万。项生源表示愿意赔付,但称自己经济条件不好,没那么大支付能力。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警方从2011年8月最初对比上一盗窃前科人员项古顶的指纹,到2012年12月核查到项生源花了一年多的时间。

项生源出庭后显得比较平静。在公诉人的询问下,他叙述了18年前的作案过程。

该知情人透露,刚对比上指纹时,警方压力很大。后来,警方还是决定负起责任。这之后核查进展就很快了,并在2013年4月8日移交检察机关起诉。

上车后两人继续争吵,坐在车后座的项伸手打了徐一个耳光,但却被徐咬住手指。项生源用左手藏的石头向徐的头部砸去。砸了一两下后,用左手掐住了徐的颈部把手指抽出来,把耳环也带了下来。

最后陈述时,项生源向受害者家属道歉,但强调了一下,我走的时候,她还能跟我说话。这句话成了项生源强调最多的话,一共三次。

这时远远的有人骑自行车过来,项生源为了赶紧离开,捂住徐彩华的嘴。项认为徐应该是晕了过去。因担心徐醒了还会吵,便决定把徐扔下车。

昨日上午8点,萧山案曾经的凶手陈建阳、田孝平出现在嘉兴中院,旁听了20分钟后离开。昨日上午10点,浙江省高院向陈建阳、田孝平、朱又平等5人发了浙江省高院复审决定书。

随后,项将车开到40多公里外,104国道旁,将徐的财物拿走,并回到工作地。

公诉方嘉兴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95年3月20日11时许,被告人项生源在杭州市萧山区衙前镇汽车站附近,坐上徐彩华驾驶的红色夏利出租车回家。途中,两人因车费等问题发生争执。

我心里很不服气。项说。走出三五公里,他提出下车小便,并偷偷将一块拳头大的石块握在手中:藏石头的用意是想在司机把车开走的时候,用石头丢一下。

经法医学鉴定:被害人头面部及颈部受钝性暴力作用致使机械性窒息死亡。之后,项生源驾驶徐的出租车逃离现场,并将车辆弃置于萧山区城北水泥厂旁。离开时,项取走被害人的传呼机、现金、驾驶证等财物。

其中,用石块击打徐彩华头面部,掐颈、捂嘴及取走财物等行为与公诉方指控一致。但项生源称他将徐拖出出租车,并打算离开时,徐并未死亡,不断挣扎且与他对话。

由于项生源承认部分犯罪事实,已判决的萧山五青年案或为错案,被认定参与杀害徐彩华的四人,或坐冤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