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而限制了孩子自主选择图书的自由

反而限制了孩子自主选择图书的自由

2017-12-02 12:45

在此基础上,南方分级阅读中心引进美国兰思分级阅读体系,研发了国内首个《中国儿童青少年分级阅读内容选择标准》和《中国儿童青少年分级阅读水平评价标准》。2009年6月,这两个标准向国家版权保护中心申报成功。

在广州购书中心主营儿童图书的二楼,有一个南方分级阅读的专柜,不时有家长带着孩子驻足翻看。楼层副主任冯经理告诉记者,“什么年级读什么书,什么年龄读什么书”这个品牌很有针对性,在开学前后的旺季,基本是摆上多少就能卖出多少。

“分级阅读,将使少儿阅读产生很大的改变”

目前,广东全省已有4000多所学校开始应用分级阅读体系,覆盖了将近500万中小学生,占全省1/3。

“分级阅读要有成效,为广大少年儿童所接受,必然要有科学、合理、行之有效的标准体系。”在广州的那次研讨会上,海飞说,中国的分级阅读应该由政府综合社会力量来推动,由综合社会力量的第三方来抓,这也是中国分级阅读最理想的发展愿景。在海飞看来,靠出版图书的出版社来抓分级阅读,既难以避免“王婆卖瓜”、以书营利的嫌疑,又缺乏有序竞争、倡导公益的大气,不利于分级阅读的健康发展。

新浪官方微博

在广东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小鲁看来,市面上已有的图书有一个缺陷,就是一套丛书就有上百本,每本都很厚,没有针对性,而分级阅读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制定了不同的阅读书目。比如,小学1—2年级以阅读具体形象的图书为主;小学3—4年级逐步增加文字阅读数量,扩展阅读范围,巩固阅读兴趣,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5—6年级增加不同体裁的读物,拓展思维空间,形成个人阅读倾向;7—9年级进一步扩大阅读范围,提高阅读质量,养成阅读个性。一次在广州举办的研讨会上,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副主席海飞说:“分级阅读概念的提出,将使中国的少儿阅读产生很大的改变。”

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一成立,就趁热打铁研发了全国小学第一套经典文学分级阅读套书,2009年6月标准获版权保护后,又出版第二套小学均衡阅读套书,2010年1月,推出第三套初中版套书。曹长林告诉记者,2009年的7月15日,第二套书投放到广州市场一周后,30万册销售一空,当年“南方分级阅读”丛书累计销售超过100万册。据此,有关专家断言,少儿图书市场分级阅读的推广,将为我国出版产业可持续发展提供新的增长点。

谢蔚君提出,分级阅读的目标是面向全体儿童,是做推广普及用的,这就不能不考虑各地教育水平的差异问题,用一套标准,怎么能让更多的儿童同等享受阅读的快乐,获得阅读的成就感呢?

尽管通过宣传部门、教育部门的强势推进,分级阅读在广东中小学校里获得了较好的推广,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它在市场上的认知度、认可度还不高。4月24日,在棠下小学读二年级的林慧珊,在妈妈的陪同下来广州购书中心买书。对于分级阅读,妈妈表示没听说过,“主要是她挑,我负责买单。”她笑着说。

成立于2008年7月的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由广东省委宣传部出资设立,是一家非营利性的专业阅读研发推广机构,第一个提出“什么年级读什么书,什么年龄读什么书”的理念,第一个研发出国内儿童青少年分级阅读标准并获国家版权保护。“此次成立南方阅读研究院,旨在更好地推广分级阅读理念。”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主任曹长林表示。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在广东新成立的少年儿童多媒体阅读体验馆“悦读森林”里,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负责人给讲师团代表、审读团代表,以及高级战略顾问和高级学术顾问代表颁发证书,宣告南方阅读研究院正式成立——广东有了全国第一个为少年儿童出版物严格把关的“学生评审团”、“家长评审团”、“教师评审团”。

“我们的图书市场并不缺乏好书,我们缺乏的是发现,并把好书推广给孩子们。”南方分级阅读丛书总编辑谢蔚君认为,分级阅读细化了孩子的阅读能力,能培养孩子对书本知识的兴趣和尊重,形成良好习惯。

“分级阅读,该由无利益的第三方来抓”

广西南宁的接力出版社社长黄俭认为,欧美国家少年儿童图书占总体图书市场的比率为20%,而我国目前只有10%,可见,如果分级阅读可以扩大中国孩子的阅读需求,无疑会拉动中国出版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分级阅读,带来的是一整条产业链”

家住广州越秀区的肖玲,常常为给儿子买什么课外书而烦恼:“我们夫妻俩文化层次较低,替他买吧,不知道像他这么大读哪些书有好处;让他自己买吧,又怕他买了小学生不该看的书。”

更多资讯请关注

还有一些家长认为,分级阅读给孩子设定了一个读书的框框,反而限制了孩子自主选择图书的自由,对孩子的成长不利。陈雅亚的儿子即将读小学一年级,她明确表示,不会去买分级的书,“只要我们家长大概把握一下,选择适合小孩子的书就行了,至于要买哪本,由他自己决定。”

分级阅读的推广,带来的是一整条产业链。目前,南方分级阅读主推图书、网络新媒体、教育培训三大类产品,其中自有版权的知名儿童著作近200部。此外,还制作了自有版权的知名儿童电子著作及读书游戏近500部,开发有声、flash及3d动漫版本,形成了一条涵盖创意研发、媒体传播、出版发行、阅读学习、教育培训、娱乐游戏、旅游以及文化地产等领域,集“创、研、产、销”一体化发展的完整的产业链。

曹长林坦言,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推出两个分级阅读的标准后,很多机构也在模仿,纷纷推出了自己的分级阅读标准,其中大多数是各出版社,很多并没有一个科学的分级指标和理论支撑,而是将已有图书加盖上一个“分级阅读”的标签,甚至“拉郎配”,将不相关的两者生硬地捆绑在一起,经过包装、宣传后到处加以推销。

东北大学

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第一个提出“什么年级读什么书,什么年龄读什么书”的理念,第一个研发出国内儿童青少年分级阅读标准并获国家版权保护。

东北大学

对此,有人一针见血地指出,标准之争的背后,实际上是利益之争。一些出版者出于商业目的,动辄推出一个系列数十种的分级标准,实际上是看中了背后巨大的商机。“如果每个出版社都搞个分级阅读,全国500多个出版社,搞500多个,那不乱套了?”有人表示。

东北大学

运行两年多来,有人担忧,各地教育水平有差距,单纯按年龄分级,会不会带来“一刀切”的弊端;有人质疑,认为分级阅读剥夺了孩子选择书籍的自主性,是一种“傻瓜型”育儿方式;甚至有人直指,推广分级阅读的目的就是为了卖书,在首个标准出来后,不少机构争相推出自己的标准,标准之争的背后,含有利益之争……而家长的态度,也在欲拒还迎中徘徊。

腾讯官方微博

“分级阅读就是按照少年儿童不同年龄段的智力和心理发育程度为他们提供科学的阅读计划,为不同孩子提供不同的读物,提供有针对性的阅读图书。”曹长林说,分级阅读在国外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欧美,有关分级阅读的研究和实践也已有60余年;20世纪60年代初,日本就开展了很多关于研究和推广分级阅读的活动。

官方微信